獨家 | 督察組來了,這些雷區可别踩!

截至7月15日,第二輪第一批中央生态環境保護督察全部實現督察進駐,标志着本次督察工作正式全面鋪開。6個被督察省(市)和兩家央企面臨的“環保大考”也正式拉響鈴聲。    

本輪次中央生态環保督察,仍堅持問題導向,要實實在在解決人民群衆身邊的突出生态環境問題,敢于動真碰硬;要把問題查實查透查準查深,不解決問題絕不松手。    

   

面對“來勢洶洶”的督察,各被督察省(市)和央企紛紛表示将全力配合督察,盡可能做好充分準備迎檢。但筆者在此提醒各被督察省市和企業,可以準備,不要過度“籌謀”;可以有打算,别有小盤算;可以積極應對,但不能敷衍應付。督察就是為了解決問題,配合督察工作要實事求是。    

   

在迎檢上,這些“邪門歪道”千萬走不得!    

(一)    

   

督察組查明,郴州市宜章縣共有21家小造紙企業,合計建有189台787型紙機和7台1092型紙機,均為國家明令淘汰的落後産能。但宜章縣長期未制定相關退出方案、未對這些落後産能開展淘汰工作。直至2018年9月生态環境部組織現場督察後,宜章縣才印發《造紙生産企業專項整治實施方案》,對全縣23家造紙生産企業展開專項整治,并且于督察組進駐湖南後突擊對7家小造紙企業37條787型和5條1092型紙機生産線進行了集中拆除。    

上述情況,被生态環境部作為“回頭看”典型案例進行了通報。督察組要求地方對涉及失職失責的,以及相關企業的環境違法行為,依法依規查處到位。    

   

(二)    

   

2018年11月16日起,亳州市谯城區魏崗鎮一位微信名為“龍哥”的副鎮長分别在“魏崗企業群”和“魏崗金剛石企業群”授意企業停産應付督察,并将停産理由統一口徑為重污染天氣應急。而實際上,16日9時亳州市已解除重污染天氣預警,一些企業也恢複生産,但在17日又臨時停産應付督察組檢查。    

11月17日,督察組的現場檢查甚至被“龍哥”在微信群内直播。    

2019年1月7日,亳州市對外發布消息稱,相關責任人錯誤事實已基本查清,将依據黨紀黨規和相關法律,對谯城區委、區政府給予通報批評,責令作出深刻檢查,對相關責任人處理正在進行中。    

   

(三)    

   

上述情況,被生态環境部作為“回頭看”典型案例通報。并被作為重要問題,由中央第五環境保護督察組于2018年10月20日向廣西壯族自治區反饋。    

   

(四)    

   

督察發現,被群衆舉報的汝陽縣華氏砂石有限公司采砂證已于2017年12月到期,制砂項目未經環保審批;現場檢查時有近期生産迹象,周邊河道因采砂行為生态破壞嚴重。汝陽縣水利局管理混亂,相關人員業務生疏,對屬地河道存在的違法采砂問題和生态破壞情況視而不見。    

汝陽縣水利局河道管理所為應對督察,憑空編造2016年—2017年河道巡查情況記錄;為了掩飾監管失職問題,部分人員編造水務執法行政處罰案卷,臨時編造立案審批表、詢問筆錄、送達回證、罰沒款收據等材料,并由河道管理所工作人員替代汝陽縣水利局分管領導和被處罰人簽字留印。    

上述情況,被生态環境部作為“回頭看”典型案例通報。并作為“假裝整改”問題,由中央第一環境保護督察組于2018年10月20日向河南省反饋。    

此外,對于華氏沙石有限公司破壞生态環境的問題,被群衆舉報并由督察組轉辦地方後,河南省對負有監管責任的縣水利局河道管理所所長曹勝利和十八盤鄉環保工作負責人何躍波給予了行政警告處分。    

   

(五)    

   

2018年4月,萍鄉市水務局、環境保護局先後向市政府請示“為确保萍鄉市5月、6月、7月順利通過江西省委、省政府對消滅劣Ⅴ類水工作的考核”,建議在2018年5月底前将“市污水處理廠溢流口下移至桐車灣斷面下遊”,該建議很快獲得市政府同意。2018年4月18日萍鄉市政府決定“提前建設從謝家灘到桐車灣斷面下遊的污水收集幹管延伸工程”,并于2018年5月20日開工,下沉督察時已基本建成。    

督察指出,該工程表面為污水收集管,實則為繞過國考斷面的污水直排管,以便在不采取任何污染治理措施的情況下實現考核斷面達标,是典型的假裝整改,性質惡劣。    

上述情況,被生态環境部作為“回頭看”典型案例通報。并作為“一些地方和部門政治站位還不高”問題,由中央第四環境保護督察組于2018年10月16日向江西省反饋。    

   

(六)    

   

督察發現,按照遵義市播州區制訂的整改方案,從2017年8月至今,播州區委常委會至少應該學習生态環境保護重大決策部署和研究環境保護工作15次以上,但實際遠未達到要求。    

為應付督察組,遵義市播州區黨委臨時編造了10份常委會會議紀要,其中涉及傳達學習習近平總書記視察長江重要講話精神,以及《環境保護法》等有關環保法律法規、重要文件等内容的會議紀要6份,涉及安排部署中央環境保護督察整改工作的會議紀要4份。    

上述情況,被生态環境部作為“回頭看”典型案例通報。作為“表面整改、假裝整改”問題,由中央第五生态環境保護督察組于2019年5月10日向貴州省反饋,并被督察組批判嚴重違反政治紀律,性質惡劣。    

另據貴州省紀委監委5月23日消息,因僞造10份區委常委會會議紀要,弄虛作假應對中央生态環保督察,經貴州省委批準,免去黃國宏同志遵義播州區委書記職務,提名免去肖光強同志播州區區長職務。    

   

(七)    

   

督察發現,太原市、臨汾市、晉中市等整改方案中多處對其他地市提出整改要求,明顯是照抄山西省的整改方案;一些地方為應對督察,在整改方案印發時間上動歪心思,如長治市煤炭工業局整改方案印發時間居然比文中引用文件印發時間還早;還有一些地方整改方案與實際脫節,如大同市一些縣區整改方案不具備可操作性;還有一些地方在整改方案中擅自推遲時限要求,導緻相關工作嚴重滞後。    

上述情況,被生态環境部作為“回頭看”典型案例通報。并作為“思想認識不到位”問題,由中央第二生态環境保護督察組于2019年5月6日向山西省反饋。在反饋意見中,督察組批判“一些地方黨委、政府對待督察整改态度不認真、不嚴肅”。    

就上述問題,5月8日,太原市委召開常委會對中央生态環保督察組“回頭看”反饋意見進行傳達,對督導組指出的問題表明了認錯知錯、認責知責、立行立改的态度,市委市政府已向省委省政府作出了深刻檢查;5月10日,晉中市榆次區、臨汾市曲沃縣、長治市能源局(原市煤炭工業局)分别向所在市黨委政府作出深刻檢查。    

5月10日,按照山西省委部署要求,省紀委監委對太原市、晉中市榆次區、臨汾市曲沃縣和長治市能源局負責同志進行了約談,啟動了問責調查機制。    

   

(八)    

   

2018年6月,中央第六環境保護督察組進駐雲南時,昭通市昭陽區太平街道辦事處黃竹林社區生活垃圾非法用土掩埋問題被群衆集中投訴。11日,督察組到實地查看督辦。    

期間,該社區總支書耿異作為負責人在帶路過程中指東向西、弄虛作假,将督察組帶到了黃竹林社區老幹閘垃圾收集點,而非群衆舉報、督察組需要實地督察的垃圾掩埋地點老岩頭。督察人員質疑了所看地點的真實性,并在随後排查發現了在老岩頭非法填掩埋的建築垃圾和生活垃圾共約10噸。    

2018年6月13日,昭陽區紀委常委會議研究決定,給予耿異留黨察看一年處分;對黃竹林社區挂鈎聯系領導、太平街道辦事處林管站站長郭必勇和分管領導、太平街道辦事處社會事務辦主任虎雲松給予誡勉(書面誡勉);責令太平街道辦事處黨工委對黃竹林社區環境衛生綜合整治工作落實不力、整治不徹底的問題立即進行整改。    

   

以上各種應付督察的套路    

萬萬行不通    

隻有平時把工作做嚴做實    

才不會在督察組到來時    

病急亂投醫,想歪招兒    

“聰明”用錯了地方    

   

        此類套路不僅不可能蒙混過關,一旦被通報,還會對黨和政府形象造成損害。高度重視并大力推進中央環境保護督察整改工作,是地方黨委、政府的一項重要政治任務。